今天网上有一条颇为耸人听闻的消息:“越有钱越偷情:大温5.5万人偷情,西温最多。”

它还列了个排行榜:

1.西温哥华 9.3%

2.桑拿斯 8.9%

3.基斯兰奴 8.5%

永利66402,4.温市中心 8.3%

5.本拿比 8.1%

6.耶鲁镇 7.8%

7.素里 7.4%

8.麦肯齐高地 7.2%

9.克里斯戴尔 7%

10.列治文 6.7%

看到这则新闻,一则以喜,一则以悲:

喜的是俺们居住的贫困地区榜上无名,反证了俺们“越没钱越纯情”的高尚情操。“穷且益坚,不坠青云之志”也!

悲的是,大温地区的偷情节目进行得如火如荼,俺们“浔阳地僻无音乐,终岁不闻丝竹声”,连分一杯羹的份儿都摊不上,成为香艳温哥华的化外之民,出污泥而不染,干净得半点腥气全无。所谓“水至清则无鱼”。

说到鱼和腥气,古人很早就把偷情比喻为“偷腥”。这两者之间的辩证关系我一直不太明白,直到最近在电视上看到了钓鱼运动的节目,才恍然有所悟。

北美洲钓鱼发烧友(很抱歉,不包括我们大部分同胞在内),无论钓到多大多好的鱼,不是当场开膛破肚生火煮汤,而是抱起来照几张相,就把鱼钩卸下,放鱼归海。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在钓友之间炫耀自己钓鱼的功夫。

男人的“偷腥”心理,与这些钓友十分相似。他们背着自己的妻子到外面偷情,就是为了不伤害妻子的感情,否则的话,他就没必要偷偷摸摸,而是光明正大了。他们偷腥的目的,也是为了在自己的哥们儿之间显摆自己雄风未减,魅力依旧,“钓鱼”的技术超群。抱着钓来的鱼,沾一沾一身腥气,自我感觉良好,就撒手把鱼扔回海里去了。

问题在于,有时候男人正专心致志垂钓的时候,有过蹦乱跳的鱼自己跳进船里来,让男人措手不及,既不是凭自己技术经验耐性钓到的优质鱼种,又不忍看到它奄奄一息危在旦夕。

而作为老婆的永远纳闷的一个问题就是:老公你既然都有了我这条鱼了,怎么还不舍得扔掉这艘钓鱼船和那一大堆钓鱼家伙?

老婆没有想到的是:对于钓友来说,没有了钓鱼船和钓鱼工具,他英雄无用武之地,就成了一个啥也不是的窝囊废了。而到那个时候,老婆又看不上他那熊样了。

老婆还忘了一句西洋成语:“给男人一条鱼,他可以饱一天。教男人钓鱼,他可以饱终身”。

说了这么多废话干什么?赶紧拼命赚钱,尽快搬到西温去!

相关文章